夜入西溪嶺

2020-11-13 09:30 來源:定海新聞網-今日定海 作者:應紅楓

  山村的夜,總是點綴着閃閃爍爍的星光,而今夜清朗的月色,卻使滿天的星斗黯淡了不少。約兩三好友,踏着夜色的朦朧,隨心而愜意地拐入西溪嶺。西溪嶺,我喜歡這個地名,古人曰:山有水乃活,嶺倚溪成景。就憑“西溪嶺”三字,哪怕不是親歷體驗,也能讓人在眼前浮現出一幅絕妙的山水風景圖。

  西溪嶺位於定海城東街道東南隅,座落於一座翠竹掩映的山坡上,從我居住的小區朝南走,不到十分鐘便可到嶺下。信步走去,我不知已經是第幾次經過這座坡度舒緩、名為“西溪嶺”的小山村了,那個僅有百十來户居民的山坳,依舊靜謐地守候在離我不遠處的埡口,亮着暖暖的燈光,不時傳過來一陣陣孩童的嬉鬧聲。

  “喲!好多紅葉。”眼尖的同伴透過朦朧月色,看到了路上的紅葉。我們的腳邊,確實散落着好多紅葉。落在地上的是一種橢圓形的葉片,在淡淡的月色裏顯得鮮亮而撩眼。我撿起一片通紅的落葉,不知它從哪棵樹上一躍而下,我只看見它清晰的葉脈,依然蓬勃着生命的律動。我知道它曾以一種堅定的姿態,遊走在這棵樹根和那棵樹根之間,每一次挪移,都試圖深入温暖的泥土。我仰望月光下一片片濃密的樹蔭,它們如一羣羣快樂的孩童,在夜晚的風中搖動。它們不知道,曾有一片紅色的樹葉,在草坪上留下了最後的惦念。那片被我從地上撿起的紅葉,我們相互端詳了許久,相對着微笑起來,我在樹椏間找到一個不起眼的縫隙,把它插了進去,幫助它重新攀爬上樹幹。於是,月光又從那片紅色的樹葉上滴漏下來,那縷縷鮮豔的光澤,似乎又成為了歲月靜好的代言。

  路邊幾座敞開式的院子裏,一羣孩童正在奔跑嬉戲,銀鈴般的聲音瀰漫在這座小小的山村裏,給這個山村增添了無拘無束的活力。牆跟外,幾名老人坐在方凳上,擱着茶杯,愜意地拉着家常,看我們幾個路過,善意地朝我們笑笑,或向我們揮揮手。我看見的,分明是一幅“黃髮垂髫並怡然自樂”的畫卷。

  道路兩旁的民居,基本都是兩層小樓,陽台、庭院都非常精緻,矮牆外大多設置有長條型花壇,栽種着月季、百合、大麗花等花卉,亦或栽種絲瓜、蒲瓜等,青藤蔓延在庭院的矮牆上,把一幢幢農家小院別墅打扮得生機盎然。路基下的坡地裏,栽種有玉米、豆子等莊稼,田地裏的農作物都在茁壯成長。城市喧囂,而那座離城區不遠的鄉村,依然煥發着淳樸的氣息,讓我在很多個日子裏,都忍不住地在西溪嶺上流連。

  順嶺而下,西溪嶺的南面是一座蓄水量不大的中小型水庫,供當地村民用來澆灌田地。靜謐的夜,水平如鏡,透亮地倒映着皎潔的月色。離水庫不遠,種植有一塊麪積約半畝的蓮藕,像是放置了一盆巨大的盆景。我們幾個繞着荷塘的田埂走過,偶爾還聽見幾聲零星的蟲鳴聲,穿插在水庫溢洪渠泄下的流水聲中,在夜籟裏顯得格外清脆。

  遠山黛影疊巒,近看沃野千頃,好一派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的新農村風光!踏着蟲鳴聲原路返回時,黑夜的星斗依舊燦爛,月光如瀉,還能看得出幾縷絲絮般飄動着的雲彩。

相關閲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