橋頭施:西出定海的交通節點

2020-09-07 09:06 來源:定海新聞網—今日定海 作者:袁甲 應婷婷

  橋頭施,這曾是一個對定海人來説出鏡率相當高的地名。

  一條交通要道在此地經過,兩個鄉的集鎮亦在此地形成,加上這個性得讓人耳聞不忘的名字,橋頭施的名氣超過了其所在的東方村和當時的石礁鄉。

  橋頭施從清朝時便已經成了西出定海的必經之地,百年的變遷,卻讓此地愈發興旺,直到最近幾年的交通發展,橋頭施才逐漸淡出我們出行的“路線規劃”。

  但是,這樣一個地方,足以在我們的記憶中留下一席之地。

  橋頭施源自古典命名法

  要説橋頭施地名的由來,其實非常簡單,這是源自中國古代的一種古典命名法。

  地名命名的方法有很多,如按地形、按傳説、按地標等各種當地元素命名。但有一種命名法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,那就是當地的地理位置加上聚居人家的姓氏,這種古典的命名方法,通常是命名一些自然村落的通用法則,在全國各地都能看到。

  打開舟山的電子地圖,你就會發現,在舟山有非常多的地名是用這種命名法則的,比如嶴底陳、田舍王、弄堂孫、毛洋周、嶴裏王等,橋頭施當然不例外,正是橋頭的施家,成就了這個名字,應該沒有人會把“施”當作一個動詞吧。

  到了橋頭施一打聽,果然有一户姓施的人家,現居橋頭施小區29號。據橋頭施村民夏阿鼎介紹,施家大約是明清時搬到這裏,具體時間已經不可考了,是當地最早的人家,施氏人最多時大約有幾十户,因此地名就用了施家的姓氏。而隨着時間推移,施家又逐漸搬離了這裏,如今只剩下一兩户了。看來這神祕的施氏是走南闖北、開疆闢土的一個家族了。

  如今,橋頭施的地名已經成為當地村的名字,村裏共有3000餘人,姓氏繁多。

  兩座橋頭的交通變遷

  有趣的是,得“橋頭”之名的橋有兩座,一座是如今的“橋頭”,一座是過去的“橋頭”。

  先説如今的“橋頭”,位於橋頭施街的大拐彎處,在一家餐廳的邊上,橋面已成路面,只有一側欄杆立在路旁,橋欄已有些破舊,沒有文字,只有“走十橋”時留下的香火燻黑的印記,當然這也説明了此橋在當地的重要。

  據夏阿鼎介紹,這座橋是抗戰時日軍為了加強對岑港、冊子等地的控制而修路時遇河搭建的,這條路就是現在定岑線的前身。

  這橋原來是用樹木搭建的簡易橋樑,因此被當地人稱為“樹橋”,直到1956年才改成了正式的橋。

  事實上,在有公路前,定海到岑港方向還有一條官道,另有一座“吉星橋”在這條官道上,而這座橋正是最初的“橋頭”。

  從“樹橋”旁的小路進村,沿着溪坑便能找到“吉星橋”,這是一條沒有護欄的石板橋,並不起眼,卻已年代久遠,最近一次維修也是在民國十三年的時候了。

  而從“吉星橋”上通過的官道大約是在清朝時修建,具體年份已經難以考證,是定海連接石礁、紫微、岑港的主要道路,寬2米多,全程“石彈路”,現在已經被澆上了水泥,是一條在民居中的小巷子,就在如今定岑公路的西南側,隔着一排民居平行於公路。據當地人説,“這在以前是一條抬得過轎子和棺材的大路。 ”

  兩座橋下的溪水是從螞蟥山上流下的,是南山河的上游。從官道到公路,路越走越寬,但橋頭施的重要位置從不曾改變。

  橋頭施的繁榮延續百年

  有了路以後,橋頭施就一直是石礁、紫微兩地的集鎮。因為路,造就了橋頭施的繁榮。百年前的繁榮,還能依稀從一座大院牆中瞥見。

  在官道的邊上,能找到一座大宅門,巨大的外牆讓人不禁聯想起了“深宅豪門”的歷史戲碼。院牆上還能依稀看到“南北雜貨、各省藥材”八個大字的痕跡,每個字足有1平方米大小,原來這個宅子曾是一個巨大的“百貨店”,宅門上商號清晰可見“大生”,當地人稱之為“大生堂”。

  “大生堂”位於橋頭施小區60號,可惜如今只剩下這道牆和宅門了,裏面的老房子已經不在,而是改成了普通的兩層民居。夏阿鼎説:“這是小沙的傅家人在這裏開的,自從有了‘大生堂’,橋頭施就慢慢開始形成了集鎮,這起碼有100多年的歷史了。 ”

  自從外面的公路建好後,走內側官道的人就少了,橋頭施的人氣也就聚集到了公路兩旁。在日本人造路的基礎上,公路多次翻修,越來越寬,越來越好,1978年,鋪上了柏油,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定岑公路。

  現在的橋頭施,是雙橋街道的中心地帶,路兩邊店鋪林立,菜場、飯店、銀行等一應俱全,是當地的經濟文化中心。

  當地人還特別懷念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在橋頭施趕集的場景。每到過年過節,橋頭施街的兩側就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商販,石礁、紫微兩地的人都會趕到這裏買賣東西,這樣的集會被稱為“商會”。當時的石礁鄉政府就在橋頭施,鄉政府旁還有個大禮堂,在裏面放電影時,也會出現萬人空巷的情景。

  後來,隨着交通的發展,定海去岑港的路多了,選擇多了,橋頭施便不再是一個必經之地,曾經的繁華已慢慢歸於平靜。

  紫微山下的美麗

  橋頭施從來就是以一副鄉鎮集市的姿態出現在人們眼中,這裏的繁華讓眾多過客忽略了美麗的田園風光。

  可以在電子地圖上看到,橋頭施被夾在兩座大山之間,西側是馬家嶺,東側是紫微山,中間有一塊巨大的腹地,橋頭施人就在這塊土地上生生不息。

  南宋皇帝趙構避難到舟山是紫微石礁一帶流傳千年的傳説。相傳,當時趙構躲避的地方就在這座山上,因此山得到了靈氣,取名紫微,這個地方也與有榮焉,成了風水寶地。

  紫微山是一座氣勢恢宏的山,呈完整的“金字形”,自古以來便是兵家必爭之地,山上仍有碉堡等戰爭遺蹟。在宋朝時,現在的橋頭施還是一片灘塗,潮水漲上來時,便直達紫微山腳下,洋麪叫“湗澤洋”,或許趙構真是從這裏上岸直接上了紫微山。

  而在紫微山旁便是定海的高山螞蟥山,高山流水,便孕育出橋頭施的動人風景,路人只需稍稍離開大路,往村子裏走一走,便會有完全不同的感覺。

  不管是繁華喧鬧,還是安逸平靜,橋頭施於定海來説,總是一個地標式的存在,若是西出定海有故人,那麼橋頭施便一定是路上的美麗風景。

相關閲讀